介休新闻网 > 公益 > 手机屏也能是圆形的?这3个年轻人决定任性一回

手机屏也能是圆形的?这3个年轻人决定任性一回
2019-10-25 17:49:27   

手机屏也能是圆形的?这3个年轻人决定任性一回

[摘要]Monohm公司正在开发一款手掌大小的圆形设备Runcible,希望成为一针解毒剂,对矩形时代及其代表的一切发起挑战。

腾讯科技讯 屏幕是矩形的,就连3岁小孩儿都知道。但这个数字世界的窗口为什么不能做成别的形状呢?比如圆形?

总部位于加州伯克利的Monohm公司就是基于这个理念创立的。去年,这个3人团队一直在开发一款手掌大小的圆形设备,名叫Runcible。他们还特意把它定位成“反智能手机”,不光因为它的外形,还因为它的价值体系。这款圆形设备希望成为一针解毒剂,应对日益泛滥的手机成瘾现象,避免我们的世界被太多的通知压得透不过气。这是对矩形时代及其代表的一切发起的挑战。这虽然是一场唐吉坷德式的梦想,但却很引人入胜。

不同的矩形,不同的效果

矩形屏幕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在智能手机诞生前,已经有了电影银幕、电视屏幕和电脑显示器,就连绘画和书本也算是屏幕的原始形态。窗户也是一种屏幕——它最初也是矩形的。这些“屏幕”之所以都采用了矩形的设计,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实用的考虑。无论是胶片、玻璃还是石头,矩形都更容易制作,而且不会浪费太多材料。

然而,在各种各样的屏幕框架塑造我们的世界时,不同种类的矩形也产生了截然不同的效果。在《虚拟窗口》(The VirtualWindows)一书中,媒体理论家安妮·弗雷德伯格(AnneFriedberg)回顾了矩形框架从文艺复兴的绘画到微软Windows大行其道的漫长时期,把焦点集中于法国建筑师奥格斯特·佩雷特(AugustPerret)与杰出的现代建筑师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之间爆发的著名争论。

佩雷特一直以来都是法式传统落地窗的坚定拥护者,它采用垂直设计。他认为,这种构造的主要功能是让光线进入房间内。而柯布西耶采用了新的技术,在他设计的建筑内使用了横向拓展的窗户,尽可能将外界的景象通过窗户呈现出来。这种理念差异对后来的建筑行业产生了数十年的影响。仅仅是改变矩形的方向,就能让我们对空间产生截然不同的思考方式。

时至今日,矩形仍然引导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电影银幕和电视屏幕越做越大,越做越宽,鼓励我们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欣赏壮丽的影像。智能手机则凭借着细长的触摸屏成为了更加活跃的矩形。配合着垂直排列的无穷应用(例如Facebook、Instagram、Twitter),智能手机变成了不可抗拒、取之不尽的窗口。

问题在于:框架至关重要。它道出了某种东西,告诉我们应当如何与之接触。它塑造了为它而生的所有内容的形态。单纯变换一下矩形的朝向就能产生如此之大的不同,倘若将矩形彻底抛弃,又将发生什么变化?

节制的圆形

Runcible的目的并不是要用新的方案取代智能手机。“我认为我们太擅长被打断了,太擅长创造各种被打断的渠道。”MonohmCEO奥布里·安德森(AubreyAnderson)说,“所以现在是时候使用科技手段恢复一点宁静。”如果说把电脑变小就成了智能手机,那么Runcible则试图用怀表的样式来呈现电脑的功能,而形状则是这种思维的核心所在——毕竟,圆形并不适合浏览Twitter消息。

这么做有什么好处?这的确是个问题。目前来看,Runcible既是一款产品,也是一种挑衅。这个3人团队在与旧金山设计工作室BoxClever就这个理念展开了将近一年的合作,已经设计了一些原型硬件,还制作了一套粗糙的操作系统,但要最终成型仍有很多工作要做。

关于应用,他们有一些比较模糊的创意。其中之一是一个控制面板,可以方便用户了解其各个社交媒体帐户的整体情况。另外一个则是罗盘风格的地图系统,鼓励用户休闲徜徉于城市和乡村,而不是单纯提高AB两点之间的通行效率。但更令他们为之振奋的,是这套模式背后所蕴含的理念:他们希望看到一些能够提取信息、简化交互的应用,并通过各种软件限制当今的智能手机所提供的体验。

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看。抛弃延续了好几个世纪的矩形思维,代之以全新的圆形模式绝非易事。另外,目前还不清楚人们是否真的愿意接受这种约束。智能手机的确很容易分散精力,但也非常有用,可以随时提供娱乐。或许要获得种种好处,就必须付出一点分神的代价。

不过,即便可能性并不大,Runcible的理念仍然引人入胜。首先,该公司的硬件模型手感很好(这个团队的硬件负责人乔治·阿里奥拉(GeorgeArriola)来自索尼,曾经负责过PlayStation4的设计。)它的弧形背面让人想起第一代iPhone,也让人回忆起每一代iPhone是如何变得越来越难以握住。

尽管尚未成型,但他们的软件设想同样很吸引人。如果当今的互动模式和永无休止的通知让人感觉框架之外总有更多的东西,那么圆形或许可以提供一点自我约束,甚至可以说是一种“主动的低效”。如果说矩形是拥有漂亮外观和完善功能的实用设计,那么圆形更像是禅。

圆形设备也切断与书本、电视和电脑的关联,鼓励开发者从其他地方寻找灵感。怀表和罗盘,显微镜和望远镜,观察孔、舷窗和虫洞,转盘、按钮和其他圆形控制器。最起码,这个概念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当今设备的一些基本假设和使用模式,这同样很有价值。或许站在圆形的角度来思考,可以帮助我们制作出更好的矩形。

开始思考框架之外

Runcible虽然希望放弃矩形,但似乎不太成体系,有些过于表象。不过,类似的思维已经在其他地方涌现。谷歌(微博)AndroidWear操作系统就展开了一番探索,希望以圆形显示器来显示各种应用。AppleWatch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一种矩形,但由于屏幕空间非常有限,所以也会鼓励开发者思考新的方式,不再沿用传统的矩形思维。

我们已经看到各种各样的传感器如何在屏幕的框架之外培育和设计各种体验,例如迪士尼的Magicbands就可以引领你畅游迪士尼乐园。当然还有一些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技术——由于距离你的面部过近,所以屏幕边框已经彻底消失。在这种模式中,屏幕不再是一扇窗户,更像是一个镜头,唯一的框架就是你的视野。

矩形模式仍会延续,它易用而高效。但随着新型配件和生产技术让我们更容易尝试其他的形态,或许能鼓励更多人探索与众不同的效果。就在最近,一家科技巨头就彻底抛弃了矩形玻璃设计。在一段10分钟的视频中,谷歌展示了新总部的规划,放弃了四四方方的建筑外形,转而采用类似于帐篷的建筑形态,而且都用玻璃覆盖的。

这些建筑没有垂直或水平的矩形窗户,它们仅仅是窗户而已。又或者,它们的变形太过激进,“窗户”这个概念已经不足以描述它。无论如何,这栋建筑已经抛弃了矩形。谷歌相信,这才是未来的趋势.


相关阅读:
龙虎斗 www.hg81081.com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